熱門關鍵詞: 北京要賬公司
關于鴻威
推薦新聞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北京要賬

討債公司要做些什么準備工作



       俗話說: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但總有一些人賴債不還,于是催生了一個不完全被法律認可的灰色江湖——第三方催討機構和職業追債人。討債公司如何討債電話威脅、親友被騷擾、“專員”上門,甚至人身威脅、綁架、毆打……這些影視劇中常出現的追債橋段,在現實中會被用到嗎?
 
近日,大河報記者張瞧化身“法務專員”,親歷鄭州的討債江湖,走近“追債人”這一邊緣化職業,揭開討債公司灰色鏈條背后的秘密。

   案例

   家住中原區嵩山路與長江路交叉口附近某小區的郭先生向大河報報料稱,從5月底,一名自稱受某銀行委托的第三方催討機構的男子不停給自己和妻子打電話,稱如不立即還款將采取非常手段。催討機構竊取了郭先生的通話記錄,將近期與他聯系的親朋好友的電話打了個遍,先后有好幾位朋友給郭先生“捎話”。“他們甚至知道我3歲孩子的名字,還在兒童節當天打電話騷擾孩子的老師。”郭先生說,催討機構涉嫌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嚴重擾亂了他的生活。 人物

   老K(化名),30歲出頭,土生土長的鄭州人,曾參加三次司法考試均未通過,2010年接觸討債這個圈子。如今,他帶領著20多名職業討債人,在鄭州討債圈內混得如魚得水。

   6月9日下午,大河報記者與老K約定碰面。老K的形象與記者想象中有很大出入,他身高約1.75米,體型偏瘦,長相白凈,說話幽默風趣。老K告訴記者,他手下的討債人必須滿足幾個條件:男性,身高在1.80米以上,最好膀大腰圓,絕對服從他的領導,有口才,會演戲。“我們必須要在討債的時候,在人數、聲勢上幫委托人瞬間震懾住對方!”

   干這行風險大,繞不開軟暴力

   老K稱,2011年民間借貸危機爆發,兌付危機波及鄭州,要賬的不少。如今,鄭州明里暗里開展“債務清償”業務的公司有200余個,多藏身在各大寫字樓內,而私人組成的討債隊伍更是數不勝數。鄭州甚至有催討機構接手一些股份制銀行的信用卡欠款追繳業務。“通常情況下,銀行自行追討的效果很差,走法律途徑追債又太費人力、精力,這時銀行就會委托催討機構進行追討。”

   “這些年我接觸過形形色色的人,目睹了無數次因錢兄弟反目、朋友結怨、夫妻成仇的事。”

   “正常的債務關系能夠用正當手段來解決最好,可當債權人的權益無法通過正常渠道得以保護時,你說他該怎么辦?誰的錢都不是大風刮來的,肯定得想辦法挽回損失。當我們介入時,也就是雙方真正撕破臉皮的時候。”討債公司如何討債?老K坦言,追債人可以說是與債務人天天“斗智斗勇”,在實際操作中軟暴力追討難以避免。“干我們這行的風險極大,會用到一些打法律‘擦邊球’的灰色手段,但我們也會采取一些手段保護自己。”

   老K說他們一般不會留下明顯的把柄給欠款人,反而會用偷拍設備留下討債時的影音資料,“一些經驗豐富的老賴,會先采取羞辱和毆打等方式激怒討債人,萬一報警,產生糾紛時我們也好有個證據。”

   傭金可高達所追款項的50%

   小H(化名)是鄭州討債圈子里響當當的人物,自稱2006年接觸這個圈子,如今開有一家商務調查公司,有專業討債、調查等30余人可供隨時調遣。

   小H告訴記者,催討機構往往通過網絡、小廣告等渠道宣傳自己,委托人聯系上催討機構后,會具體溝通案件情況。一般會根據債權人的描述來判斷這個案子能不能接手。有把握就接,沒把握的話不管回報有多豐厚,都會放棄。“有些團隊只接對私業務,有些則只開展對公業務。因為有的覺得私人業務好做,有的覺得對公業務好做。我們的團隊是公私業務都接,但不接債務關系不明晰的案子。”

   “拖字訣”是所有不愿還款老賴的慣用招數,是許給債權人的一個遙遙無期的夢想,看著近,卻怎么也抓不住。老K和小H則表示,快則一兩天,慢則一周到一個月之間,他們就能幫委托人討回積年欠款。傭金則根據案件操作的難易程度和金額大小來商定。一般在10%到20%之間,最高可達50%。

   “利潤和風險有時候絕對是正比。”老K說,他一年掙幾十萬很輕松。“一個大單做下來賺的錢能歇半年,但為了維持公司的業務開展,得一直接單。”小H告訴記者。

   每個案件要根據情況“對癥下藥”

   小H稱自己的公司有拿會計證、律師執業證的員工,絕對使用合法的方式為委托人追討債務,不會給委托人帶來任何麻煩,事先會簽訂相關合同,出了事由自己公司負責。

   “前些年拿著棍棒、揣著刀子要賬的事兒多了,打架斗毆、扇耳刮子、關黑屋這樣的事也是輕車熟路,可現在這些手段早淘汰了!沒有底線的人都在號子里修煉呢。”當記者問到如今的追討手段,小H諱莫如深,只說每個案件要“對癥下藥”。“我們在催討時會分析債務人的社會背景、性格喜好以及活動規律。對方怕什么就整什么,有什么弱點就抓什么。”

   能否找到債務人,是追債業務的核心。小H稱他們引進了手機實時監控攝像頭,可以記錄“老賴”行蹤。得益于龐大的人脈資源,公司還提供尋找失蹤企業和個人、尋找逃逸債務人、核實債務人的轉移資產、尋查轉移存款和財產的業務。

   “你敢欠債不還,我就敢死磕到底。”老K說了幾個如今圈里慣用的討債手段:紅色油漆家門上寫大字已被淘汰,改用打印紙糊滿大門,紙上滿是對欠債人的控訴;拿著借條天天派人往債務人公司或家里跑,軟磨硬泡地“跟”,讓對方煩不勝煩;暗地里給債務人車輛安裝GPS定位等技術手段,迅速、準確地掌握其行蹤……

   “不怕債務人報警嗎?”記者問,老K答:“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債權人是冤大頭,咱怕啥?一般經濟糾紛沒發生治安案件,警方是不會插手的。”

   常見騙局

   小H和老K告訴記者,據他們了解,圈內人手頭案件最多的還是由民間借貸引起的經濟糾紛,保守估計能占到委托的八成以上。

   信譽優質的借款人突然跑路

   老K講述了一個案例:A經朋友B介紹認識了C,C稱手頭緊,需15萬元小錢救急,與A簽訂了3個月的借款合同,并約定了較高的利息。當兩個月零幾天過去時,C便將本金連同約定利息提前打到A的賬戶上。過了不久,C又提出向A借錢。A一盤算,上次C等于用了2個月的錢付了3個月的利息,本金又提前1個月盤活,賺大發了!于是,第二輪30萬元的借款順理成章地被借出……一段時間后,C和A已成了打過半年交道的朋友。第三次借款,C張口借50萬,可等到還款日,A找不到C了!

   經驗之談

   老K說,任何時候都要保持警惕之心,不要被既得利益沖昏頭腦。“不管借款人和被借款人之間的關系如何,借款手續越簡化,將來維權越難。”

   以高到離譜的利息誘人上鉤

   小H說,民間私人性質的融資性機構(注:為中小企業或個人融資擔保以賺取利潤差價而贏利的中介,如投資擔保公司),吸收資金時每月許諾利息為1.5分,即年利率為18%,這些機構轉手放款給企業使用的利息一般是3分到5分,有些甚至高達7分,年利率在36%以上。“有不少人在私人性質的融資性機構放了幾十萬,賺了幾萬利息,然后把利息加上所有家底再投進去,最后連毛都不剩。”

   經驗之談

   小H說,民間借貸法律只保護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息4倍的約定利息,再多的部分就算打贏官司也不予支持。“你打人家利息的主意,人家惦記的可是你的本金!”

上一文章要債公司如何更好的應對年末的市場

下一文章了解北京討債公司技術的特性

3d开机号查询